良师益友

用5个“I”锻造人才 ——杜建忠教授和他的思想政治工作创新实践

2016年同济大学优秀班主任辅导员名单上,材料学院杜建忠教授榜上有名。杜建忠是材料学院高分子材料系主任,2010年以“东方学者”特聘教授加入同济大学,2011年入选首批上海“千人计划”专家和上海特聘专家。近年来,围绕着培养学生的独立能力(Independence)、实践能力(Internship)、交流能力(International)、创新能力(Innovation)和综合能力(Interdisciplinary),杜建忠进行了全面的尝试。他的5个“I”工作法也入选了学校的本科生教改项目。这样一位学者是如何通过5个“I”工作法帮助年轻人成长和成熟的?


立德树人,培养学生独立思考能力

2010年,学校为了加强本科生辅导员队伍建设,准备从教师队伍中选择一批学者担任辅导员,刚进入同济任职的杜建忠教授便积极报名,并如愿以偿成为材料学院2013级二班班主任。

杜老师课题组设立了公共基金,学生遇到困难或需要帮助时可以抽取,暑假的高温补助也让在校继续做实验的学生感受到了丝丝清凉;同学的父亲生病住院,杜老师带头捐钱帮助同学渡过难关。同学们经常能通过这些日常小事感受到杜老师的关爱,也愿意接受杜老师在多方面对他们的培养。

上任伊始,杜教授便利用双周的《形势与政策》课程作为培养学生独立思考能力的抓手,经常设置话题供学生讨论:“‘嫦娥三号’在月球软着陆,月球车开始漫步”、“国家为何设立9月3日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日?”、“怎么看刘翔的微博《我的跑道!我的栏!》?”等从世界观到生活小事的主题都纳入班会讨论的话题,因此互动性很强,学生在思考之后各抒己见,有时还会发生观点对撞。

课堂上,杜老师还结合自己在国外的留学经历,引导同学们对问题进行深度思考。他举例说,2008年北京奥运会火炬在海外传递时,出现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因此引发大批海外华人自发护炬、护旗。面对一些电视台滚动播出的选择性报导,一些学新闻的中国留学生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自费制作了采访视频发布在网上。孰是孰非,看过视频的人自有评价。当时杜老师正在国外,见证了海外华人的一幕幕爱国壮举。“在这个时候,你会明白爱国不是一句空话”。杜老师还说,“独立思考需要从不同角度看问题,不能人云亦云。这些留学生用实际行动为我们树立了榜样。”

杜建忠介绍说,“‘观点不辩不明,思想不理不清’,这样的思辨有利于培养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帮助他们尽快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对今后的学习和科研有很大的帮助。”

这样的形势与政策课程不仅学生欢迎,教学督导也连续四个学期把该课程评为“优秀”。


率先垂范,培养学生交流能力

“杜老师虽然在学术造诣很深,但作为我们班的班主任平易近人,一点都没有学术大牛的架子,时常鼓励大家要主动‘走出去’,理科生也应该有人文情怀”。说起杜老师,同学们都像打开了话匣,纷纷点赞班主任的工作到位。“每次开班会,杜老师总是笑眯眯与同学们沟通交流,毫无保留地传授自己的经验和成果,例如提醒大家不仅学好专业课的,也要学习好英语等等”。和杜老师在一起的时候,大家总是无话不谈。有些同学平时比较内向,杜老师就在班会上和课堂上积极引导、鼓励他们发言。几年下来,同学们的交流能力得到了提高。

杜老师每年都要请来很多国外的专家学者访问同济。他会把接待外宾的任务分给不同的同学,为同学们创造与外宾近距离交流机会。几年下来,同学们的英语得到了很大提高,视野也得到了拓展。


因势利导,培养学生实践能力

班上有没有会摄影的?有,杨潇灵;有没有会画画的?有,王诺莎。杨潇灵的摄影还真有两下子。“火山、冰川、瀑布、海洋,有这么一类词汇让人看到就顿生浪漫的情愫,思绪缥缈,这就是冰岛”,杨潇灵在自己的“空气蛹”中描述,40余张图片把冰岛的山、海、火山、雪山、黑沙滩、极光、动物,还有海边的大剧院、牧人的小木屋展现得活色生香,“夏季的冰岛,不似我想象中的沉闷……还带有一种熬过漫漫冬天后的清新与温馨,但与祖国的西部相比就有点俗套了”“杨潇灵同学的照片拍得好、文字写得好;走到天边,她还是在与祖国对标,这种国家意识尤值点赞。”杜建忠在班级圈里点赞。现在,杨潇灵的文艺范儿早已在班上有口皆碑了,同学们也在“见贤思齐”中拓展了自身知识面。

“跟着杜老师,拓展兴趣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提升了我们的实践能力!”采访中,记者数次听到同学们这样说。数年来,杜建忠在鼓励拓展学生兴趣点的同时,更鼓励学生积极依托自己的兴趣点开展相关研究,期间,班上参与各级创新项目的同学超过20人(全班共29人),获得各类学科竞赛奖项超过8人。他指导了8个已结题科技创新项目(包括国家级创新项目2个,上海市创新项目3个,校级创新项目SITP 3个),更有项目在“挑战杯”等竞赛中获得名次。这些项目绝大多数都是杜老师引导和帮助学生从他们的兴趣点提升和延伸出来的。


教学相长,培养学生创新能力

杜建忠从事高分子化学领域研究工作,近年来主要精力倾注在大分子自组装、生物医用高分子材料等方向,发表了70多篇SCI论文,其中9篇论文单篇被引用次数过百次。有这样的科研水准老师的熏陶,身边的学生的科研创新能力自然有了突破。

“学霸模式开启,同济本科生在高分子胶束抗菌机理研究中取得创新进展”,这是今年春节前在网上很火的一个标题,说的是同济大学材料学院奚悦静、宋涛、汤颂遥、王诺莎等四名2013级本科生在美国化学会著名期刊《生物大分子》(Biomacromolecules)上发表的一篇抗菌肽论文,指导老师就是杜建忠。 

“抗生素滥用已是普遍现象,抗生素滥用带来的耐药性如何解决?人感冒了,吃药7天,喝水也是7天,就好了,为什么?因为人体免疫系统在发挥自愈功能,其中就有抗菌肽在起作用。其实这就是看似普通问题中的创新点。”杜建忠当时启发学生说道,“我们能不能模仿人体抗菌肽,创新出一种不产生耐药性的药物?我们发现了一种抗菌肽高分子纳米颗粒,但抗菌机理没有弄清楚,可以作为切入点。”

于是,奚悦静小组就在杜老师的指导下展开研究,并利用透射电子显微镜来观察抗菌过程。观察结果清晰地表明抗菌胶束(约30纳米左右的颗粒)可以很好地粘附在细菌表面,进而刺破并杀死细菌。这些成果为开展后续的抗耐药性研究奠定了较好的基础。“大二上学期进入杜老师课题组以来,我和汤颂遥主要负责化学合成工作;奚悦静主要负责抗菌实验。王诺莎因有绘画特长,杜老师让她绘画,她画的抗菌机理模拟图准确又形象地表达了胶束抗菌的整个过程。用杜老师的话说就是,用绘画来描述科研成果也是创新,还是‘为严肃的科学插上了创新的翅膀’。”课题组成员宋涛讲起和杜建忠老师一起科研、创新的过程依旧欣喜不已。


因材施教,培养学生综合能力

杜老师从教以来一直坚持严谨朴实的作风,他不仅这样说,而且身体力行。在给同学们修改论文时,总是字斟句酌,语言精练,层次清晰,哪怕是一个标点、一个错别字,他都不放过。无论时间多晚,过了凌晨依然给同学们回邮件。同样在做人做事上,杜老师也严格要求。一次班会上,正忙着竞选班长的宋涛迟到了,他准备从后门悄悄摸进来却被发现。杜老师没有向往常一样笑着“放行”,而是严肃说道,“迟到虽然情有可原,但理则不允。守时是对人最基本的尊重,你做了一个不好的榜样,需要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当时被训了的宋涛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然而四年过去了,每每谈起这件事宋涛的心里却一点也不记恨,想的都是老师的谆谆教诲。

“刘秋明同学考进同济材料学院时成绩不是最拔尖的。”杜建忠说,“我发现她有着很强的语言表达能力和执行力,但逻辑思维和写作能力却不太理想,用木桶效应来说,短板制约了他的综合能力。”结合这样的情况,杜建忠就要求她开展有关磁性纳米聚合物囊泡的课题领域的研究。“因为这个领域的研究需要大量的文献作为支持,所以大量的阅读必定会让刘同学的逻辑思维能力方面有所提高,加上研究期间要积极树立文献,记录文献概要,她的笔头也肯定比之前会大有进步。”

按照这样的学习思路,加上自己的努力,刘秋明同学在磁性纳米聚合物囊泡研究领域的研究成果最终发表在《大分子》、《生物大分子》等国际著名期刊上,她也获得了2015年同济大学第九届研究生学术先锋的第一名。“我真没想到自己能在短时间内有这样提升,还获得这样的学术成果,我取得的点滴成绩,都应归结于杜老师对于我学术短板的准确把握和细心指导的结果,以后我也会加倍努力。”刘秋明感慨。

自2012年以来,杜教授指导的完全由同济本科生组成的创新团队已经3次在国际学术期刊上发表学术论文,以本科生为第一作者也已经发表了5篇SCI论文。“即使可能在部分方面有所欠缺的本科生,只要能因人制宜的培养,综合能力就肯定大幅提高,而之后学术上成绩的突破也自然是水到渠成了。”

汤颂遥:“这一段经历使我深刻领会到了什么是坚持不懈的科研精神。这种精神存在于深夜的实验室中,存在于精心归纳的数据图表上,也存在于反复修改的论文的字里行间。”奚悦静说:“作为本科生,往往对专业知识了解不深,因此更要仔细反复琢磨老师的话,直到弄懂吃透,然后开展工作;实验室的安全规定一定要严格遵守,废弃物不能随便丢;实验过程要严谨、细心,要理解每一个步骤的原理,清楚实验现象出现的原因。像抗菌实验中稀释细菌原液应先设计好,而不是临时考虑。”设计出漂亮“抗菌肽图”的王诺莎说:“杜老师给我看了显微镜下的照片,跟我说想做出一种细菌被胶束打散之后如同水滴扩散开的效果。一次次的修改,我努力的就是在符合科学事实的基础上更好地表现抗菌胶束的‘攻击力’,结果就出来这样的‘连续剧’图。我很开心!” 王方英凯说,“我们写任务书时,哪怕是字体不对了,标点符号用错了,表达含糊了,他都要一一指出,毫不含糊,一次两次n次,不改到位不罢休,这种钉钉子的精神极大地影响了我;杜老师的课题组现在有7位博士生、10个左右硕士生、5组本科生创新小组,每天晚上都要忙到12点多,他真拼啊!” 黄秋桐说,“我做毕业设计时所做试验需要一台荧光光谱仪,可偏偏在实验前其安装氙灯的支架坏了。怎么办?买。上网一查,一个小小支架外国厂家竟然标价几万元。杜老师不干了,支持我自己做。后来我们按照自己设计方案加工,一个支架才花几十元。”

学者当班主任,学术魅力自然而言就在平日的言谈举止、科研行为中散发出来。


为获得最佳浏览效果,请选用Chrome浏览器
Copyright © 2013 www.tongjiren.org     同济大学校友服务系统    沪ICP备14041928号-1
友情链接: 同济文工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