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风采

陈更:中国诗词自有日月山川

                陈更在央视的诗词大会上


“不是说学了10个小时就一定比学了5个小时的人学得多,学习一定是你在动脑。”颇受热捧的“中国诗词大会”金榜题名的“工科文艺女”陈更近日在北京图书大厦举办新书发布会时,这样跟记者说。

陈更,1992年生于陕西省咸阳市,2013年毕业于同济大学自动化专业,现为北京大学一般力学与力学基础专业在读博士生。因参加过两季中央电视台“中国诗词大会”而为人熟知。


如何在考试时游刃有余?思考答案里的规律与逻辑

既是北大理工科博士,又是文学才女,陈更经常被人询问是如何学习的。陈更认为,学习这件事情不能用时间去衡量,“我从小保持的习惯就是多思考,不要对别人教你的照单全收。”她指出,学习就是要思考答案里的规律与逻辑,不断总结一些属于自己的知识,才能在考试时游刃有余。

陈更不仅是一个爱思考的人,也是一个特别自律的人,只要是她觉得应该去做好的事情,她就会不遗余力,甚至“压榨”自己。

高二那年寒假,临近过年时父母都回了老家,但是陈更却一个人留在了城里家中,吃着馒头、包子度日。

为什么这样难为自己?

原来是因为寒假补习后,陈更感觉没把老师教的知识点记牢,担心直接回老家过年会将这些知识全都忘掉。于是,“那段时间就像在修行一样,屋外是欢天喜地的过年气氛。”而她,独自留下了,在冷冷清清的屋子里默默地整日做练习册。


理工科学霸怎样沉浸文学?在生活的点滴中汲取营养

坚持学习为主、玩乐为辅的陈更从小便对文字充满热忱,她能很容易地从字里行间领悟到慷慨的气息和生动的画面,只言片语就足以让她想象出整个宇宙。

这得益于家里良好的阅读氛围。陈更的父母都是爱书之人,他们对各自喜爱的书籍视若珍宝,时常翻阅,因此,陈更从小就被引导着养成了积极的阅读习惯,随着年岁渐长,就越发痴迷阅读。

但是在忙碌的中学生涯里陈更却没有特别多的闲暇时间沉浸在文字里。她学会了从生活的点点滴滴去汲取文学营养,提高驾驭文字的能力。比如,阅读路边的广告牌。至今,陈更还对高中时候在家乡看见的一个广告牌印象深刻。“它是一个正在建设中的商圈高楼上挂着的广告牌,上面写着:‘成大器者于大事未成之时洞悉天机。’它是让大家赶紧在商圈未建好时来购买商铺,等修好再买就来不及了。他们把话说得多漂亮啊!”

陈更觉得,一个有心人,不用阅读长篇巨著,在平常生活里一样能获得文学营养。

陈更在中学的时候还很爱做摘抄,“语文试卷里的阅读理解题会有一些文章选段,那都是精华。我就经常摘抄里面的句子。而且,语文课本里的文章大多都经得起反复品读。”陈更认为,在遇到了令人怦然心动的好文章时,就应该把心动的源头记下来,并去品读它的精彩,甚至去揣摩它是如何运用文字实现精彩的。


文学迷为何会选择读工科?诗词与实验也可以完美融合

陈更从同济大学自动化专业毕业,现为北京大学一般力学与力学基础专业在读博士生。很多痴迷看“诗词大会”的人都奇怪,文学迷陈更为何会选择读工科?

陈更很热爱自己的专业。她常常穿着黑衣黑裤忙碌于科学研究,即便是在录制“中国诗词大会”的那段时间,也不曾放下过实验室的工作。

“那会儿每天在影视基地与学校之间来回奔波,白天在实验室做实验,晚上再赶去影棚录节目”,陈更一边徜徉在诗情画意的古典文化里,手捧诗书领略千姿百态,一边沉浸在理智严肃的科学研究中,操控机器验证猜想数据。

“诗词与实验不仅不冲突,反而是可以相融合的。”在陈更看来,整日埋头做实验的日子里,遭遇失败是家常便饭,常常会遇到做了大半年的工作却是无用功。这时候,最好的舒缓压力的方法就是读诗词,感知中国传统文化中宁静致远的力量。

陈更总能从诗词里悟出各种道理,有人认为这得益于她多年诗词文化的浸润。但实际上,陈更虽然自小就痴迷阅读,但却是考上研究生之后才接触诗词的。“真正阅读的转型,是从研究生开始的。”陈更坦言,在读研究生之前,自己更偏爱现代小说散文。但一个偶然的机会,陈更从古典诗词中寻觅到人间难得的美好,“诗词虽短小,但其中有日月山河”。

陈更沉溺在诗之山川难以自拔。最初,陈更痴迷诗词的事儿只有亲朋好友知道,直到她拿着挚友递给她填写的一张报名表登上了“中国诗词大会”的舞台。

陈更时常会赠送亲朋好友一些诗词,“有时候千言万语都不及一句诗”。

但她并不认为每个人都应该爱诗词,“大家各有生活方式,有自己的坚持,正是因为这样,世界才五彩斑斓”。

“我的男朋友就完全不懂诗词。”她略带羞涩地笑着说,他是一个纯粹的理工男,有自己的爱好。我们平时相处时会聊AI进展、虚拟现实技术等话题,或者文章、足球等,天马行空。


一个90后怎么看中国古典文化?用一本诗词赏析表达所感所悟

近期,陈更撰写了一本诗词赏析作品——其中充满了作为90后的她,对中国传统古典文化的理解、诠释,也能从中看到和一个年轻人对现代时尚生活的解读与自己如何做到知行合一:“中国诗词中有日月山川。”

她在这本书中解析陶渊明、柳宗元、韦应物、李商隐……她自言:喜欢看似平白,但是很深情的诗句,因为有“于无声处听惊雷”的感觉。陈更悟到,诗词读的多了,得失心、功利心就淡了,“就像王维说的——山中习静观朝槿,松下清斋折露葵”“木槿花在一天之内就会经历开落,人生的起落成败何尝不是如此?”她说,诗词教我们更温厚、更淡然去看待挫折,然后积极生活。这对年轻人有现实意义。



为获得最佳浏览效果,请选用Chrome浏览器
Copyright © 2013 www.tongji.edu.cn     同济大学校友服务系统    沪ICP备14041928号-1
友情链接: 同济文工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