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母校未来发展建言献策 | 同济人_同济大学校友会
    
刊物APP

为母校未来发展建言献策

同济精神与学校定位
徐宏声:我们要坚持自己的根儿,叫做同济精神,你的性格不要变。如裴校长讲的,培养脊梁骨的精神,一个团队精神,一个不张扬,关键时刻能够有社会担当。所以,我说同济不变,不要变,还沿袭着从一百来年走过的路。
李懿:从现在的学科排名来看,目前同济在全国排名第一的是土木。建筑,我们现在城规是含在建筑里面的,清华排在同济前面,但城市规划同济还是第一。除此以外,交通、海洋等学科,同济也是排名靠前的。这是教育部评估处的排名。我们第一届校董会开会的时候,万钢校长发言的最后一句,我记忆很深刻。他说,在我的心目中,同济永远是第一。我觉得这句话不是妄自菲薄,而是一种精神,全体同济人都要有这样一种精神状态。
王俊:首先应该办出自己的特色,而不仅仅是做大和做全,如果一个单位或企业失去了特色,也就会失去优势,那么这样的大也是很脆弱的。
李江山:我们同济是做大还是做强,我觉得关键是做强,传统优势专业怎么守住。不要盲目地做大。
刘创:我觉得一个学校跟一个企业一样,首先要定一个战略。定了战略后,就要找钱,找人,有好的机制。未来发展方向,是专业化还是多元化,要因地而异。就像一个企业,百强企业中有专业化做得很成功的,也有多元化做得很成功的。每个学校的情况是不一样的。

学科建设
施大庆:社会要转型,经济要转型,学校里的学科和专业也要考虑转型,否则会被淘汰。同济以工科为基础,有一些重点学科,比如土木建筑、环境、规划、交通、地质海洋等,要在保持优势科目的基础上,和国家的发展方向保持一致,才能脱颖而出,才能超过别的学校。
李江山:我是同济桥梁毕业的,我感觉我们这个专业在走下坡路。我们这个专业最大的竞争对手是西南交大,这两年西南交大的结构专业、桥梁专业水平与同济已经可以说旗鼓相当,早期它是不如同济的。桥梁专业唯有同济和西南交大,中南大学、湖大等学校都是路桥合一的。学校的传统优势专业是不能放弃的,学校培养人才要有几个龙头学科和专业专业,我们的学生绝对是全国一流的。
现在在我们这个行业低水平重复的科研很多,就是说我们科研主要是为了排名,为了评职称,真的很悲哀。同济不能这么去做。学校有一个很强大的优势,它可以通过跟企业的联合,做些事情,可以获取很大的收益。在交通行业,我粗略估了一下,像我们这个设计院,每个省都有一个,当一把手的同济人差不多占了三分之一,而副职,每个院就更多了。这个资源我们没有利用起来。最近,有一个事情我们国内都没做成,就是桥梁下部结构的通用设计绘图软件。让美国的奔特利公司做了,它就占领了市场。最简洁的桥梁下部结构问题,它卖230万元人民币,每年的维护费用是30万元人民币。如果30个设计院用它,费用就是6000多万,一年1000多万的维护费。这是提高企业效率的研究性课题,我们桥梁系做这个的话,可以实现双赢,既创造效益,又创造品牌。我觉得学校和企业脱节的比较厉害。当然,有一些私下做了一些事情,但是做的都是低水平的。要从学校的战略高度做这个事情。
徐宏声:我们的传统优势学科水平千万不能降低。交通、规划、环境、土木,包括我们测量。我们现在只有到武汉大学招测量专业的毕业生,而测量专业本来是同济的优势学科。这样的优势学科,这些传统学科,一定要保留下去,一定要把它继续打造好。这是口碑啊!
丁林:战略上要有一个明确的规划,五年至少有一些具体的目标。具体到各个学科,要有重点,我现在看到工学、理学、医学、经管、人文全部都有,都要形成特色和优势,这样战线太长打不开。必须集中优势在某几个领域里面,应该取得全中国或者世界某些领域领先地位。在某些大的领域里面能够形成立体作战的方式。比方说在建筑行业,能不能通过交叉形成立体的作战效果,把这个部分包括社会影响、论文等,形成很强的一个占领地位。
韩军:同济排名的短腿是科学研究。母校的师长们在科学界、在学术期刊上、在新闻媒体的报道中露面的相对较少。这是一个硬伤。学校一方面要对教授的科研成果有刚性规定,另一方面要加大力气集中资源,对社会影响大、关注度高的学科加快建设。
周安寿:同济大学是医学起家的,在国内来说,尽管同济医学院已经与华中科技大学合并,但是说起同济医学,还是有很好的声誉和影响力的。所以,长远发展来说,学校要重视、加强医科学科的发展,使未来同济医科能重新振兴起来。医学领域不外乎三个方面:基础医学,临床医学,公共卫生。无论哪个方面,师资是很重要。现在的教学已经和过去不同了,要创新,更要培养学生的动手能力。我们招聘职员时,是全面考察,特别是动手能力和实际操作能力。因此,我认为教学模式要随着时代的需求不断变化调整。当然,要发展也不能太心急,不能指望一口吃成个胖子。要根据学校现在的基础和实力,制定相应的目标和规划,然后一步一步往前推进,脚踏实地地把根基打牢。我相信终会成功。

人才培养与综合素质
施大庆:教育的公平,我觉得应该是三个层次,第一是招生,吸引优秀的高中生资源,我们学校做得还不够。自主招生也没有突破。只有未来人才的起点比人家高,才有可能培养更高素质的人才。第二是在校培养。在校培养我们不能忽视,学校和社会一样,学生之间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直接导致两个后果,一个经济上的差距,最主要的还是心理上的问题,心理上的问题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解决的。再就是就业,贫富学生的就业平台和资源不同。穷的学生需要学校更多的关注和帮助,我们校友也愿意给予更多的支持。
除了专业理论的学习,应该还有人文和综合素质的培养。好多国外的大学培养的学生多方面发展的,是综合性人才。
李江山:为什么大家对国内大学很失望,尤其研究生的培养,我觉得同济也有点失控,现在在校研究生和本科生一样多,肯定有问题。我是1985年毕业的,一个导师就带一两个学生。现在据说有的学校一个博士导师带127个学生,真是误人子弟呀,很多人从入学到毕业都没见过这个老师。
同济的学生目前来讲能力是很强,但是有一个通病,抗挫折能力太差。比如说我们要提拔干部或者有学习培训的机会,同济的与别的学校在一起竞争,最后结果肯定有人留下来有人走。从比较中可以看出来,同济的毕业生抗逆能力比较差。
王俊:要培养有特色、有创新能力的学生,在学校期间要教育学生会学习、敢探索、能动手,但不是好高鹜远,科学必须有扎实的基础支撑!要加强学生动手能力的培养,比如要会动手做实验,在学校期间要增强学生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希望加强和社会团体的合作,联合培养研究生,聘请有学术水平的专家做为兼职教授,给学生开讲座,开阔学生的视野,也可以对学生的自我发展作一些引导。
韩军:强化学风。目前高校的环境也趋向功利化,学生和老师大多缺乏吃苦拼搏精神,更难有十年磨一剑的奋斗。精神是本,是动力,毅力,创新力,更是学术力!希望母校狠抓求实、开放、创新的学术风气建设,严抓学生的刻苦、纪律、牺牲、奋斗精神培养,把校园内滋生的俗气、商气、娇气、懦气坚决克服掉。
徐宏声:学校其实就是培养人,这是我们的第一目标。同济毕业了二十几万的学生,在世界各地,他们能够成为学校的口碑——就是社会认同。我们注册土木工程师,从02年开始,无论考核、基础考试,北京市第一名的全是同济的,都是我们单位的。这个你不用去宣扬,人家就会说,同济土木专业的人才确实非常优秀。
金立新:学校课程里,应该多增加一些经济、历史方面的课程。关于历史,我建议要读一些真实的历史,不论是中国历史还有世界历史。因为我感觉,要国际化,要走向世界,跟全世界的人交朋友的时候,可是你连世界历史都不懂,世界历史上历次战争、民族间的矛盾你不懂,还怎么跟人打交道?能处理好关系么?能做成事情吗?

师资培养与人才引进
李江山:我们那个年代的同学基本没留在学校,我觉得很失败。我们这个专业还是我们读大学时那帮老师七十多岁八十多岁在做领头的,后续没有人啊。西南交大师资队伍的梯队比同济做得好。
李懿:现在社会上有各种学会、学术委员会、协会等,学校要支持老师们参与这些活动,甚至鼓励、奖励他们担任会长、副会长。这是一个组织资源的很好的平台,在国外,这一块也越来越重要。
丁林:在某几个特别有影响力的专业里面作为重点,引进人才。一定要有很大的魄力和勇气。长江商学院最近几年才突然在社会上有了一些名气,他们的师资很厉害,一个经济学的教授一年年薪五百万,就这么强。一定要把世界一流的老师请过来,请过来之后学生就跟过来,大家都知道奔着这老师的名气。如果学校短期内能见效益的话,就要在重点学科花大的代价引进非常有名的师资,也能带动群体效应。
韩军:学校的发展靠大师,大师的凝聚靠大家。大家统领大师,大家是旗帜,更是核心和标杆!期待同济能培养和产生一批全国著名的大师,不仅仅是靠引进。

机制创新
肖水龙:校长在讲话当中讲过,我们要发展主要靠人才。办学靠人,吸引人才要靠资金。学校在传统模式上是政府拨款,现在各校也非常重视从社会尤其是校友中间募集资金。我是同济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理事之一,参加相关的一些工作。怎么利用募集资金,通过投资增值来增加对学校的支持?最近设立的同济大学追求卓越基金,就在开始探索市场管理。
我们也在探索投资性的捐赠基金,因为大家在事业的发展中有些现金流比较缺乏,所以我们现在做为一个权益性的发展资金,我们鼓励大家以现有资产的包括股权、租赁权等权益性的资金进行捐赠,你可以暂时不拿现金,把未来的收益捐赠出来,这个方式已经开始探索。我相信很多校友在知道这种情况以后可以更多得参与,已经探索的有深圳市校友会,有一个叫做同济之友合伙基金,这个基金未来收益的50%是归于学校。
再一个就是投资性捐赠,我们提倡将来大家可以在捐赠的同时保有自己的收益权,比如说你捐赠一百万一千万,这样的专业基金大家去参与,也是把部分的收益给学校,部分的收益留给自己,这样就把投资和捐赠结合起来,可以激励大家去捐赠,既为自己带来一定的收益,又为学校的发展贡献一份力量。
在学校的基金管理方面我们会做很多的探索。总的目标是使我们学校在今后取得更大更快的发展,在保持我们以往优势的同时,在引进人才,科学研究,国际交流方面都得到更大提升,使我们排名目标,尽管我们不是太看重,能够有所提升,最终恢复到我们第一集团军。
李懿:学校最关键是培养人,培养人需要钱,要开源。主业和非主业应该适当分离,赚钱的与搞科研的应该适当分离,然后让赚钱给做专业的提供充足的子弹。
我觉得学校的发展要依赖三个方面,就是人、资金,机制。我聚焦一个很小的地方就是附属学校基础教育。复旦有复旦附中,交大有交大附中,华师大有华师大一附中二附中,这样除了自己的基础教育给学校提供的生源外,还帮老师解决了子女入学问题。我曾经历这样的一件事,有一位几个学校都要争的人才,因为复旦的复旦附中帮他解决了孩子上中学的这个,就到复旦去了。我经过研究,觉得这是可以有所突破的,主要还是机制上的问题。如果我们在嘉定校区的基础教育能够加快发展,解决子女入学的后顾之忧,就能把人才留住。
刘创:我们学校应该发挥机制上的一些优势。我觉得在基金管理方面我们学校是有所突破的。其实国外一些知名大学基金都是一把手抓的,就跟企业一样,要找钱的时候就一定是董事长亲自抓。同济在校友会、基金理事会这一块,跟其他大学比,是走在前面的。有了这么一个机制作后盾,我对学校将来的发展是充满信心的。
金立新:我觉得学校的十二五规划里面应该增加一个资金运营的规划,你每年筹多少钱,每年花多少钱。办好一个事情,必须有两个保障,一是组织保障,一是资金保障。你规划了这么多事情,没有一个良好的资金作保障,都是空话。钱是最重要的问题。

大学排名
刘创:关于大学排名,其实这个话题我们也谈到过几次,理事会也讨论过,校友会也讨论过,重要也好,不重要也好,我觉得就如一个国家的GDP,说它重不重要呢,它也重要,你说它完全代表一个国家的实力,那也不一定。所以这个大学排名也一样,还是要关注。
周安寿:我也一直在关注学校的各种排名,我认为各种排名也不一定是完全科学的,关键是看由谁来制定指标。有些指标制定得有些偏颇。比如,发表论文,定硬指标,必须要完成多少篇,有多少文章被收录了等等,会直接导致一些学校的学风不良,疏忽教书育人的本职。同济大学其实一直以来注重的都是社会服务,踏踏实实地为社会做事实,做出实际的成果,培养学生的社会责任心,担当意识,这些才是关键。所以我们不能为了达到那个指标去追求那个指标,不能为了这个排名而追求这个排名。应该在数据排名和社会奉献之间追求一种平衡。
丁林:高校的排名很重要,因为这是游戏规则,就是说只要你参与市场竞争,就要遵守游戏规则。如果咱们的战略规划是为了让咱们的学校的综合实力,通过排名来体现,就必须针对这个排名来做些规划。
还有一种呢,咱们索性走差异化竞争,我不跟你们按这个游戏规则玩,我们就是办成工程师大学。中国最顶级工程师都是我这要培养的。那咱们所有战略规划要围绕这个方向做。这个定位就是学校领导的定位。
李江山:学校有四个职能,我个人感觉学校最根本的定位就是培养人才,学校就是教人的嘛。世界排名也好,国内排名也好,我觉得这个都没有意义。关键是一个学校培养出来的学生有人要,这才是实实在在的。

徐宏声 1983年进入土木工程学院岩土专业。现任北京勘察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总经理。

李 懿 1990年进入经济与管理学院建筑管理专业,现任上海平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总裁。

王 俊 1979年进入土木工程学院建筑工程系工业民用建筑结构工程专业, 2005年获同济博士学位。现任中国
建筑科学研究院院长。

李江山 1981年进入土木工程学院桥梁工程专业。现任广东省勘察规划设计院院长。

刘 创 1981年进入经济与管理学院建设工程管理专业。现任深圳市锦池企业发展有限公司、武汉新地置业发展
有限公司董事长。

施大庆 1990年进入交通运输工程学院道路交通专业攻读硕士。现任广东省路桥建设发展公司副总经理。

丁 林 1989年进入化学系,1997年硕士毕业。现任亨斯迈聚氨酯(中国)公司商务总监。

韩 军 1981年进入经济与管理学院工业管理工程专业,1989年研究生毕业,现任安徽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

周安寿 1970年入学。现任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职业卫生与中毒控制所副所长。

金立新 1984年进入土木工程学院桥梁专业。现任中交规划院路桥公司副总经理。

肖水龙 1983年进入经济与管理学院经济管理专业。现任深圳市创东方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

为获得最佳浏览效果,请选用Chrome浏览器
Copyright © 2013 www.tongji.edu.cn     同济大学校友服务系统    沪ICP备14041928号-1
友情链接: 同济文工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