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成熟吗? | 同济人_同济大学校友会
    
刊物APP

中国人成熟吗?

所谓的成熟是有一些标准的,走向成熟也是需要一些前提的。

成熟的标准千千万万,但有一条最重要的标准,那就是理性。所谓理性,无非是两个特征,一是摆脱情绪,二是直达核心。

有了理性,另外一些能力也就慢慢随之而来,比如思维的穿透能力,比如批判审视的能力,比如多元辩论(而非吵架或谩骂)的能力;有了理性,另外一些意愿也就慢慢生长起来,比如妥协、协商的意愿,比如遵守规则的意愿。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其实,国民教育和儿童教育是一样的。一个儿童,若学会了上面的那些元素,即便暂时成绩差一点,会的乐器少一点,都无伤大雅,他(她)最后基本上是个可塑之才;反之,即便是少年天才,也依然让人感到未来的不确定、不稳健和不可靠。

走向成熟的前提也有很多,但归结起来无非是两条:一是悟性,二是学习。悟性是先天的,学习则是后天的。注意,这里说的学习,不是学习专业知识,而是理性能力的学习与培养。有人埋头学习,悟性不足,最后还是一事无成;有人悟性很强,但缺少的是如同“临门一脚”的理性精神的学习与培养。中国和中国人,大抵属于后者。

中国人的聪明和悟性毋庸置疑,不然我们不可能在短短三十几年里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中华民族也不可能历经磨难而依然不倒。但我们缺少的往往就是这最后的“临门一脚”,亦即理性精神的学习与培养。

千万不要小看了这“临门一脚”的缺失,它往往使我们在很多的重要关头无法深入,功亏一篑。清末新政,我们功亏一篑,不然二十世纪中国历史将会改写;辛亥革命,我们功亏一篑,不然二十世纪的血雨腥风将可避免;如今,中国的改革又到了十字路口,各派争执不休,我们是否又要功亏一篑,让后人再写一本《2013年的中国人在干什么?》。

理性精神的缺失,导致了中国人集体精神世界的某种不成熟。这种缺失,就像足球场上那个“可恶”的守门员,将中国人的聪颖放进了球门,而将成熟永远挡在了门外。因此,世界看到的中国人,是一群非常聪明,但某种程度上又不甚成熟的中国人。

聪颖和不成熟,就这样浑然合一地“缝合”在我们民族集体精神世界的深处,不但让世界困惑,同时也让我们自己时常感到迷茫,因为很多时候,我们自己也看不清自己,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到底什么才能让我们真正满足和快乐。

(转摘自2013年7月出版的《访与思——中国人成熟吗》。作者1987年获同济大学硕士学位,现为凤凰卫视著名时事评论员及《寰宇大战略》、《震海听风录》主持人。)

 


为获得最佳浏览效果,请选用Chrome浏览器
Copyright © 2013 www.tongjiren.org     同济大学校友服务系统    沪ICP备14041928号-1
友情链接: 同济文工团